http://www.waiyongjianfei.com

重磅报告显示美军南海军事活动加剧

  自2018年美国更改国防战略转为“大国竞争”以后,美国加强了在南海地区的军事活动。

  2019年,随着美军在印-太地区部署的舰艇数量激增,美军在南海地区继续保持高强度军事活动态势,航母、两栖攻击舰、轰炸机等主要战略力量频繁进出南海活动,海空侦察力量密集开展各类侦察行动,“闯岛闯礁式”的“航行自由行动”快速增加,军事外交力度空前。南海,已经成为中美之间海上战略竞争的前沿。3月26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记者会上严正敦促美方停止采取挑衅性危险行动。

  为维护和促进南海和平、稳定与繁荣,“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根据开源信息,持续跟踪美军在南海地区大型水面舰艇、水下核潜艇力量、海警船团等部署情况、大型军演和军事援助等内容,提供专业详实的数据服务和分析报告,助力各方管控分歧、超越竞争并走向合作。该报告于3月28日发布。

  2020年3月份,美军“罗斯福”号航母与“美国”号两栖攻击舰、“绿洲”号两栖船坞登陆舰以及3艘护卫舰艇合影 图源:美国海军

  航母是美国海军威慑力量的核心,2019年,美军航母和两栖攻击舰在南海地区依旧维持高强度活动态势,并且结合地区局势和时事热点不断开展针对性巡航威慑。2019年全年,美海军先后有三艘航母前往南海地区,占美军目前全部航母力量的30%,全年部署航母数目的一半以上。这三艘航母分别是有“斯坦尼斯”号 (USS John C. Stennis, CVN-74)、“里根”号 (USS Ronald Reagan, CVN-76)、“林肯”号 (USS Abraham Lincoln, CVN-72)三艘航母。

  三艘航母中,除“林肯”号航母是结束中东地区的部署任务航经南海返回并转隶加州圣迭戈海军基地的之外,其余两艘航母均在南海地区开展了针对性的部署任务。“斯坦尼斯”号航母是结束在中东地区为期5个月的海外部署任务之后向东经印度洋、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地区,执行了长达1个月的部署。“里根”号航母在年内执行了夏季巡航和秋季巡航两次巡航任务,其中,在夏季巡航期间曾先后两次出入南海,但是在南海停留的时间相对较短,在秋季巡航中却有大部分时间集中在南海地区特别是在南沙群岛与黄岩岛之间的海域,并且开展了各种针对性训练活动。

  除了大型航母为主的航母打击大队以外,美国两栖攻击舰组成的两栖戒备大队“埃塞克斯”号(USS Essex, LHD-2)、“黄蜂”号(USS Wasp, LHD-1)、“拳师”号 (USS Boxer, LHD-6)三艘两栖攻击舰出入南海开展军事活动。其中,“黄蜂”号两栖攻击舰搭载了陆战队121战斗机攻击中队的10架 F-35B 战斗机,验证了F-35B在该地区作战的可行性。

  两栖戒备大队与航母打击大队开展联合演练从也可能是今后美军海上作战样式的一个发展方向,极易爆发冲突的地区无法满足双航母编队的情况下,出动两栖戒备大队“凑数”也是一种可能的选择。今年10月6日,“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与结束在中东地区部署任务的“拳师”号两栖戒备大队开展了一次联合演练。

  这些潜艇中既有常态化前沿部署于关岛阿普拉港基地的,也有从夏威夷珍珠港或者美国西海岸出发前往印太地区执行海外部署任务的。鉴于美海军核动力 攻击潜艇航行轨迹的隐秘性,我们无法准确探知其进出南海的情况,但是考虑到南海是印太地区的一个热点集中区也是美军重点关注区,其潜艇力量在执行印太地区战备巡逻任务期间不可能在南海地区留下空白。

  轰炸机是美军空中战略威慑力量的核心,2019年,美空军先后有23远征轰炸机中队和69远征轰炸机中队部署在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执行“持续轰炸机存在”任务,其中1-7月份为第23远征轰炸机中队部署,7月12日之后为第69远征轰炸机中队部署。

  据公开资料,上半年美空军B-52H轰炸机进入南海开展军事行动的频次较少,下半年时段,特别是在美海军“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在南海附近航行期间,B-52H轰炸机进入南海开展军事活动较为频繁。

  除了活动频繁以外,美军还加强了B-52H轰炸机与航母战斗群海空协调联合演练的力度。

  美军常态化在南海地区部署2艘以上的海洋侦察船开展侦察行动,其侦察区域主要集中在三亚以南、巴士海峡附近和中沙群岛附近海域,主要目的在于监视中国水下兵力进出的重要通道,并密切跟踪掌握中国海军水下兵力的动态。

  在航空侦察方面,美军动用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韩国乌山空军基地部署的RQ-4B全球鹰无人机、P-8A、P-3C反潜巡逻机、EP-3E侦察机、RC-135系列侦察机和U-2S高空侦察机等空中侦察兵力对南海地区密集开展各类侦察行动。

  RQ-4B全球鹰无人机通常从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起飞,经菲律宾上空进入南海开展侦察行动,凭借高空、长航时和多手段侦察性能,是在南海地区执行侦察任务的主力之一,其侦察频次保持在每月3至4次,侦察范围涵盖了菲律宾大部分地区以及南海东部地区。

  目前美海军已经常态化在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部署有2至3架P-8A反潜巡逻机,在特殊时段如“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在南海航行,当前美海军在西太平洋地区部署有1架装备APS-154高级空中感应器的P-8A反潜巡逻机(编号:169010、168996)主要执行对水面目标的跟踪监视任务。

  美军空中侦察兵力在南海地区的运用主要以例行性侦察和专项侦察任务相结合的方式进行。例行性侦察任务中,侦察飞机一般按照既定航线:从巴士海峡进入南海之后折向西北进入广东东南空域之后,沿着中国华南地区海岸线向西至海南三亚西南空域后折返执行侦察任务。专项侦察行动主要根据任务的性质选定对应的兵力执行,而侦察空域的选择是也会根据任务的需要进行调整。专项侦察行动主要意在为美军航母提供情报支援、为巡航的水面舰船提供支持和对中国海军大规模兵力行动实施侦察。

  从一年的侦察情况来看,美空军的U-2S高空侦察机、RQ-4B“全球鹰”无人机主要执行例行性侦察任务,而RC-135系列侦察机、P-8A、P-3C反潜巡逻机和EP-3E侦察机执行专项侦察任务的情况比较多。

  据公开资料统计,2018年美海军在南海地区仅开展了5次闯岛式“航行自由行动”,而2019年则为8次,提升了60%,并且在有的月份比如5月和11月均开展了2次行动。其中,西沙群岛附近海域开展了3次,在南沙群岛附近海域开展了4次,另外1次在黄岩岛附近海域实施。

  从执行此类任务的舰船来看,除1月7日的“麦克坎贝尔”号导弹驱逐舰隶属于部署在日本的第七舰队外,其余舰船均来自于本土圣迭戈海军基地的第三舰队。

  在行动中,美海军通过空中的P-8A反潜巡逻机、EP-3E侦察机等空中侦察兵力实施密切海空协同并进行精密的路线选择,行动变得更加缜密且有意寻求行动的常态化。

  特别是2019年以来,美海军行动不再遵守一定的时间间隔,有时隔近三个月有时仅隔一天,有意打造“随时随地想做就做”的态势。

  此外,美海军的“航行自由行动”也越来越带有报复性意味。8月27日,美国国防部官员对路透社记者透露中方拒绝了美海军军舰访问青岛港的请求,随后8月28日日美海军“迈耶”号导弹驱逐舰就在南沙群岛附近海域开展了一次“航行自由行动”。

  随着中美竞争加剧美军通过在南海地区开展”航行自由行动“或者过航台湾海峡等方式对中方进行报复性回击已经成为一大趋势。

  2019年,美军大幅加强了自身在南海及其周边地区的军演内容和强度,并继续强化与南海周边国家和部分域外力量的联演联训。演习演练累计数百次,其中仅在南海海域举行的较为有名的各类演习至少就有50余次。

  这些演习涵盖了反舰作战、水下攻防、反水雷作战、空中作战与防御、特种作战、网络空间作战、海域态势感知、海上执法及人道主义救援和减灾等各个领域。在和同盟国家、域外国家演习时,美军注重

  美军在南海及周边地区的联合演习对象涉及到东盟各国以及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法国、印度、加拿大等多个域外国家,其中与东盟各国的演习在沿袭以往传统演习项目的基础上不断调整增加新的演习科目和内容,重点突出海上执法、海域态势感知及网络空间作战等方面。在与域外国家的演习中,不断强化与铁杆盟友在南海及周边地区的军事作战演练,重点突出海上协同作战、反潜作战和反水雷作战等方面,强军备战,拉拢盟友介入南海地区事务的意图非常明显。

  综合2019年美军在南海及周边地区开展的单边、双边和多边诸多军事演习演练活动来看,其演习演练的基本框架保持了相对稳定同时又注重引进新科目、吸纳新成员、开拓新领域、引进新力量,针对性和实战化色彩日益浓厚。

  2019年美国海岸警卫队向南海地区先后部署了“博索夫”号 (USCGC Bertholf, WMSL-750)和“斯特拉顿”号(USCGC Stratton, WMSL-752)两艘海警船,其中“博索夫”号海警船于1月20日从加州阿拉米达港启程前往西太平洋地区部署并于4月上旬进入南海海域,而“斯特拉顿”号海警船则是在6月12日从加州阿拉米达港启程前往西太平洋地区于7月31日抵达印尼。

  在南海部署期间,美国海岸警卫队海警船与域内国家开展了各种交流合作行动,甚至还参加了多项美军组织的多项演习演练活动。综合来看美国海岸警卫队海警船在南海地区对行动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2019年美军积极在南海地区开展军事外交工作,不断深化与地区国家的军事合作,同时通过军售和武器装备赠送等方式提升地区国家对美国的依赖性。

  在军事交流交往方面美军沿袭以往军事外交思路,通过军方领导人访问、舰船进港停靠等多种方式持续深化与南海地区国家从高层到基层的军事交流,不断提升双边军事互信。

  从年度访问情况来看,越南已经成为美军高层积极拉拢争取的对象。在军售方面则积极向地区有关国家出售先进武器装备,不断提升地区内国家或地区对美国的军事依赖。

  2019年,美军在南海的存在和活动强度继续呈现增强态势,针对中国的一面持续强化。未来,在推动落实“印太战略”和2018年版国防战略的背景下,美军在南海的存在和针对中国的军事行动还会继续加强。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力量部署上呈现多元化趋势。美军在南海地区的行动,今后依然会是海军、空军占主导,但是陆战队、陆军、海岸警卫队等武装力量的作用也会愈加凸显,特别是在2019年派出两艘海警船前往南海地区部署之后,美国海岸警卫队今后在南海地区的参与度上会进一步提升。

  中美之间在南海地区的兵力对抗将日益明显和尖锐。美军仍会按照明暗两条线的方式与中国在南海地区进行针锋相对。明面上美军仍会借助在南海西沙群岛、黄岩岛和南沙群岛附近实施“航行自由行动”、舰机过航及巡航、穿越台湾海峡等方式进行挑衅和施压;暗地里会不断强化侦察力量部署,抓紧进行战场建设。面对中国装备的不断现代化,以及海空兵力的不断增强,美军必然会更加焦虑,针对中国兵力的立体侦察和应对行动会进一步强化。双方海空力量之间发生近距离对峙交锋的几率也会随之提高。

  美国与部分地区国家的军事合作将会进一步深化。随着中美之间在南海地区斗争的日益明朗化和尖锐化,美国会进一步以加强军事交流、扩大军事演习规模、加大武器装备销售或免费赠送老旧二手装备等手段利诱相关国家,迫其在中美竞争中“选边站”。当前除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少数几个国家以外,大部分东盟国家与美国的军事合作还停留在比较浅的层次,美越双方军事关系日渐明显的改善很可能会迎来双方在军事上的进一步合作。考虑到东南亚多数国家国防预算有限,在加强军事交流的同时,在“印太海洋安全倡议”16的框架下,美国仍会将合作的重点放在海域态势感知和情报分享等方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